发新话题
打印

索契印象

索契印象

温暖冬奥会
索契印象

本报特派记者 王向娜



俄罗斯总统普京(前)现身花样滑冰赛场,为俄罗斯队加油。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


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看台上拍照。新华社记者费茂华摄

尽管有财政投入过大、安全等一些负面消息困扰,但伴随着开幕式的隆重举办,索契冬奥会依然成为2014年开年举世最受关注的比赛盛会。而毗邻黑海的索契更是呈现了其独有的魅力,棕榈树、亚热带,奥运史上最舒适的奥运村……俄罗斯人用自己的热情与艺术天性,收获了各方不错的好印象。

  平均气温10摄氏度,索契冬奥会被评价为史上最暖和的一届冬奥会,的确,花样滑冰训练馆内,运动员穿着短袖训练就可以了,只要一进室内,就可以脱掉大衣。而志愿者、安检人员的笑容与热情,更是一种别样的温暖。

TOP

 住房高大上

  索契海滨奥运村——冬季奥运史上最舒适的奥运村。

  这句话并非记者随便下的结论。早在5日的升旗仪式上,中国代表团副团长肖天刚刚抵达索契不到十个小时,但却对组委会精心准备的食宿条件赞不绝口。而其他组织者们、国家代表团的成员也都证实了这一点。尤其是居住地区距离奥运场馆的距离,都在一个区域内,即便从奥运村步行到比赛场馆,也只需要几分钟的路程。不管什么时间去训练或者参加比赛,运动员都可以很快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  据了解,海滨奥运村作为最大的奥运村,能容纳2200位运动员、教练和代表团成员。而他们从奥运村开始建设时就知道,谁将入住哪栋楼,还可以对其建设工作提出自己的意见。尽管从外表看,奥运村的建筑外形都很相似——四或六层带有红顶的卡其和咖啡色房子,但房间内部的陈设将有所不同。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们都非常舒适。“2014索契”组委会主席提穆勒·泽纳勒这样指出。

  他介绍说:“每两名运动员一个房间。每间房平均面积为40至45平方米,比国际奥委会要求的奥运村标准高三倍。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,每两位运动员所占用的房间面积大约12至16平方米。凡是到过我们这里访问的代表团,都感到非常满意,终于有足够大的面积可供大家使用了。”独栋别墅,三倍的标准面积,对于参加奥运会的选手来说,住宿条件绝对称得上“高端大气上档次”了。

  当然,也有运动员不满意住宿条件,吐槽厕所的房间没有安装窗帘,导致洗澡的时候“有障碍”,但组委会却解释,这是当地的习惯。

TOP

 行走方式多

  为了保障运动员们最大限度的舒适度,奥运村还特别将住宿区域与附加服务区分开安排,保证住宿区的安静。中国代表团的住宿区域与健身中心、医疗中心、文化娱乐中心、自动游戏机厅以及俱乐部、餐厅相隔一条小河,有一条小路可以让大家步行过来,走7到10分钟也就差不多到了。当然,如果你赶时间或者不想走路,也可以乘坐穿梭车前往。

  和很多大型综合运动会一样,奥运村里还放置了不少蓝色的自行车,运动员可以骑行前往餐厅、比赛场馆、训练场馆,车子与普通的自行车相比有点大,车筐的位置放置了一个像婴儿座位一样大小的支架,方便运动员安放自己的器材设备。不过,看样子车子的数量不够多,中国代表团的运动员们都没能抢上一辆。还是荷兰代表团早有准备,直接运进村里了一些自行车,车子的构造与村里提供的一模一样,只是刷上了橙色的油漆,做了明显标识。

  “我参加过那么多奥运会,索契冬奥会算是比较便利的一次,吃住行都很方便,并且比赛场馆很近,非常有利于运动员出成绩。”肖天表示。

  班车、自行车、走路,在奥运村和比赛场馆,运动员们可选择的出行方式当真不少。

TOP

 食品丰富全

  4日和6日,索契冬奥会组委会特别安排媒体记者参观奥运村,只要按照组委会的规定时间提早发送申请邮件,就可以获得组委会的邀请。不过,记者直到在5日下午才提交了6日参观奥运村的书面申请,当天晚上12点钟也幸运接到了组委会的许可。

  6日,记者进入到了奥运村,从主新闻中心拿到邀请卡和绿色袖标后,在奥运会村主进口无需再次申请,刷卡后便可进如国际区,绿色袖标则是进村的凭据。由于此前进入主新闻中心已经经过安检,在进入奥运村的两道门槛中,都未再次进行安检。

  进入运动村之后,记者看到有个硕大的餐厅,组委会主席提穆勒·泽纳勒介绍说,该餐厅有能容纳700人进餐的能力,并配备了花样繁多的食谱,当然和住宿一样,运动员们也参与了食谱的制定,使之符合运动员们的口味和国际奥委会的要求。

  记者也被许可进入该餐厅参观,午后两点左右,在餐厅就餐的运动员并不多,但由于训练时间和比赛时间的安排,这里的餐厅是24小时不停,任何时间,都能吃到比较满意的饭菜。

  “我觉得食堂还可以,吃得都挺顺口的。中餐味道都不错,很正宗。”速滑运动员张虹告诉记者,而在记者参观的过程中,也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食物,分为沙拉区、亚洲餐区、俄餐区、意大利面披萨区、汤类及甜点区,提供各种口味的佳肴。每道菜品上都标注了热量、脂肪含量等等具体数据。

  亚洲食品区颇受欢迎,有炒饭、炒面、粥等中国特色食物,还有一位女面点大师现场拉面,这位来自北京的朱大姐此前在莫斯科工作了四年,此番前来索契为运动员做饭,她也铆足了劲儿,“反正就做点运动员愿意吃的,他们第一天来了,说想吃炒饭,我就去跟主管人员申请,这不,今天就有了。”朱大姐乐呵呵地告诉记者。她介绍,差不多一天要做200碗拉面,除了中国的运动员,还有很多国外的运动员也很喜欢她的拉面,“我放了生抽,放了鸡肉,尽可能照着中餐的味道来做。但是奥运会有很多规定,很多中国的调料是受限制的。”朱大姐说。

TOP

安检无重复

  由于此前有关安全问题的传言较多,索契冬奥会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放在安全问题上。不过就目前来看,这届冬奥会的安检并不严格,并且由于场馆集中,安检口的设置不多,也没有重复安检。

  就运动员而言,似乎只有进村的时候才需要安检,但和以往有些运动会不同,进村的安检比较严格,比如白酒饮料就严禁进入村内。进村之后,去场馆、娱乐区等等,都不再需要安检。

  媒体记者也是一样,入住的媒体酒店不需要机器查验媒体证件,但各个门口驻守的警察会用肉眼查看你的证件,无证人员进入媒体酒店都很困难。乘坐班车大约20分钟可到达MPC和IBC,下车之后便是安检口,一长排白色棚子的安检,和机场安检差不多,不过不需要打开书包查验。人通过安检,如果出现警报声音,安检人员会从上到下检查,有时候设备不够用,安检人员干脆用手直接检,稍微让人有点不适应。

  不过,比之记者此前采访的都灵冬奥会,安检相对宽松,都灵冬奥会的安检人员会要求你打开电脑、手机、相机,运行一下给他观看,才能通过。四年前的温哥华冬奥会,安检有点像抽奖,安检人员拿仪器扫描你的证件条形码,出现绿色就无需安检直接通过,如果出现红色就要仔细检查一番,整个比赛下来,记者们平均被抽中安检了一到两次。

  进入MPC后,也就进入到了安全区域,可以乘坐媒体班车前往各个场馆,不用担心坐错车,因为只有一辆车,在各个场馆区域绕行,第一站冰壶场,第二站冰球场……当然,在进入场馆后,只要扫描证件就可以了,不用再次进行安检。

  (索契2月10日电)
——《中国体育报》2014.02.11 第七版

TOP

雪上梦之队想赢不怕输

雪上梦之队想赢不怕输

本报记者 周 圆


  北京时间2月9日至10日,中国雪上“梦之队”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来到索契冬奥会的比赛场地,开始进入雪上训练。作为自由式滑雪又一个备受关注的小项,队伍的首次训练也在奥运村进行了直播。

  “玫瑰庄园”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场地与雪上技巧场地、单板U型池场地紧邻,但却是最后一个完工的。由于空中技巧的决赛是在晚间进行,因此赛前的适应场地训练至关重要,各队都争取能在晚间有灯光的场地条件下进行热身训练,以此熟悉光线条件。

  而在开始训练之前,修理跳台成为中国队的必须的工作。根据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比赛的惯例,每个参赛队在训练前和训练后都要自己平整跳台和赛道,确保训练质量和运动员安全。

  首日的训练主要以适应场地为主,队员们都只是进行简单的动作。两届冬奥会亚军李妮娜、温哥华冬奥会铜牌得主刘忠庆等男女队员先后进行了1号、2号两周台的训练。由于三周台目前还没有彻底完工,因此在首次训练中,大部分的队员将重心放在了二周台上,先从熟悉二周台的动作开始,循序渐进地进行着热身,找找滑雪的感觉。

  第二次参加冬奥会的90后女选手徐梦桃,是此次中国女队唯一一名三周台选手,拥有难度系数为4.175的世界第一难度动作,是本届冬奥会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夺冠大热门之一。对于此次比赛,徐梦桃坦言她会抱着“想赢不怕输”的心态。三周台没有建好,徐梦桃并不着急,她表示既来之则安之,用最后的适应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,尽快地习惯跳台。对于训练,生性乐观的徐梦桃很开心,也很期待。因为首日的训练并不紧张,大家在训练之余,还拿出手机进行自拍,记录下在索契的每一天。两届冬奥会亚军李妮娜还在训练结束后,展示了第一天的训练照片。

  第二日的训练,队伍开始加上难度,队员在训练中也出现了在落地时摔倒的情况,但是对此队员早已习惯了。除了适应场地,队员们也在这两天逐渐适应了冬奥会忙碌的生活节奏。“这两天训练挺好的,就感觉特别充实,特别忙。”桃桃通过微信告诉记者,“第一天我们是下午训练,练完以后回到宿舍都已经6点多了,之后又拉伸,8点结束,然后我又被抽到尿检了。尿检完,我们又开了会,最后我洗完澡睡觉都晚上10点多了,第二天早上7点又开始训练了。”“这两天过得特别快,感觉一睁眼一天就过去了。”徐梦桃反复强调说。

 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女子决赛将于北京时间2月15日凌晨进行,男子决赛将于三天后进行。

TOP

短道速滑缺王濛不缺希望

短道速滑缺王濛不缺希望

本报特派记者 王向娜


  从2002年盐湖城,到2006年都灵,再到温哥华冬奥会,中国短道速滑队在女子500米上一直保持着金牌地位,而即便在本赛季的世界杯赛场上,王濛也一直占据着该项目的霸主地位,是当仁不让的热门人选。而就在冬奥会开幕前20天的时间,王濛在赛前的训练中遭遇骨折,无缘本届冬奥会。也让人们对于中国队在该项目上的霸主地位产生了怀疑。

  那么,没有王濛的500米赛场,能否依然属于中国短道速滑队。

  10日,短道速滑女子500米的预赛,我们看到了刘秋宏、范可新和李坚柔,三位中国姑娘组建起了无濛时代的钢铁战线。

  刘秋宏分在第一小组出发,由于连续两次有选手抢跑,东道主选手波罗杜利娜被罚出场,直到第三次鸣枪才正式开赛,而刘秋宏克服了第四道的不利道次,勇夺小组第一,顺利出线。“赛前我自己的策略就是要稳一些吧,因为是第一枪,还不知道裁判的一些判罚习惯”,刘秋宏说。而东道主选手的判罚也多少让她有点惊讶,“挺遗憾的吧,可能她在主场作战,比较兴奋一些。”

  范可新和加拿大选手杰西卡分在一组,第一次出战冬奥会的范可新是两届世锦赛该项目金牌得主,在比赛中范可新没有任何犹豫,超越杰西卡并抢到了第一的位次。

  李坚柔是中长距离的选手,参加500米预赛并晋级下一轮,但她表示,自己的作用,更多的是给两位队友带来帮助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范可新、刘秋宏、李坚柔,三位中国姑娘面对的都是个人的首次冬奥会。

  预赛过后,范可新的成绩排在所有晋级决赛选手中第一位,刘秋宏排在第三位。这也意味着,她们的下一轮位次会比较有利。

  从状态上看,中国女队的表现尚能让人满意,实力不俗且心态稳定,但毕竟这才刚刚是第一轮,而几名主要对手杰西卡、方塔娜、圣格莱斯、沈石溪等也都进入到了决赛行列。正如主教练李琰所提及的那样,每一场都是硬仗。

  在稍后进行的女子3000米接力半决赛中,由刘秋宏、范可新、李坚柔和周洋组成的中国队,以小组第一的成绩昂首挺进决赛。如今的中国女队固然缺少了王濛,但是不缺希望。(索契2月10日电)

TOP

中国女子冰壶惨败加拿大

中国女子冰壶惨败加拿大




  据新华社索契2月10日体育专电  (记者李嘉 刘越)索契冬奥会冰壶比赛10日拉开战幕,温哥华冬奥会第三名中国女队面临强敌加拿大队,以大比分2比9提前3局认输。

  中国女队从始至终未能找到好的克敌之策,王冰玉等人的手感也不佳;相比之下,对手在39岁的队长琼斯的带领下配合默契,善于把握机会,琼斯的总成功率更是高达96%。

  加拿大队是温哥华冬奥会的亚军,她们在4局之后以3比1领先,第5局,琼斯的最后一壶精准出击,擦身而过自己的壶,之后将中国队的两壶打出了大本营,顺利拿到了3分。中国队则只在对手先发的第4局和第6局各得了1分。7局之后,加拿大队已经9比2领先,中国队选择提前结束了比赛。

  中国队的加拿大教练罗克赛后心情有些复杂,“加拿大队打得非常好,当我们看起来有些低迷时,她们显得非常顺手。我很遗憾今天的结果就是这样。”

TOP

杨扬 短道速滑仍具竞争力

杨扬 短道速滑仍具竞争力

本报特派记者 王向娜


  国际奥委会委员、中国首个冬奥会冠军大杨扬于2月10日现身冰山体育馆。早在2月2日,大杨扬便提早赶到索契,参加国际奥委会全会,比赛期间,她还要轮流去三个村进行值班,参与运动员选举工作等等。“参加冬奥的次数很多,身份不一样,竞技赛场上的运动只是其中最大的闪光点,而我们要做的是通过这些闪光点,将奥林匹克的价值传递出去,让世界变得更好。”大杨扬说。

  即便如此繁忙,大杨扬还是抽出时间来到了短道速滑赛场,“什么事情都会发生,王濛赛前受伤给队伍一个打击,但年轻队员需要成长,王濛的事情也会刺激他们成长。”在赶往索契时,她和短道速滑队一路同行,对队伍情况非常了解。“感觉大家的状态还不错,心气很高,也很能担当。听李琰教练说,队伍在新年晚会上,每个孩子的发言,包括替补队员,都特别感人。”大杨扬说。

  她分析说,中国队在强项500米上仍具备实力,范可新和刘秋宏可以扛起重任。而中长距离原本就不是中国队的强项,但赛前训练情况不错,1000米也有机会去争取。接力项目应该是受王濛骨折影响最大的,但中国队也不会放弃。

  对于国际奥委会委员范畴的工作,大杨扬同样游刃有余。她和去年新当选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之前接触就很多,“巴赫在担任副主席期间,所有的运动员大会,他都出席,并且会参与到活动当中去。巴赫上任之后的第一次出访也选择了中国,我从南京陪同他到北京,和他还进行了半个小时面对面的会谈。”大杨扬说。

  巴赫的改革力度很大,也让大杨扬深受鼓舞,“巴赫进一步强调了奥林匹克的价值,包括这次索契冬奥会的开幕式发言,他说得比较长,也不断地在强调奥林匹克价值。”据大杨扬介绍,巴赫将自己未来八年的工作安排集中在国际奥委会的可持续发展、公信力、青少年运动上面,并在国际奥委会全会上形成细节,让大家发言讨论。

  “这些细则都特别清晰,也让我们很兴奋,感觉有方向,并且理念都很符合当下。”大杨扬说。

  至于大家关注的项目增减的问题,大杨扬介绍说,这一话题也在讨论之中,奥林匹克宪章中并没有规定奥运会只有28个项目,但如果增加项目的话,赛程能不能确保在两周之内,运动员参加人数如何控制以及电视直播等等,任何一个小的改变都会引起后续一系列的反应。

  谈起北京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问题,大杨扬无论作为冬季项目运动员,还是作为国际奥委会委员,都感觉意义重大,“如果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举办,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量的积累,我们成功举办了一届无与伦比的奥运会,并在金牌数量上超过美国。那么北京张家口如果能够成功申办冬奥会,对于中国就是质的飞跃。所谓质的飞跃,也就是奥林匹克价值能够真正在中国发展,影响到更多的人,让更多的人受惠于奥林匹克,让更多的青少年参与进来。”(索契2月10日电)

TOP

队长有点紧张 教练险些失眠

男子冰壶首战开门红
队长有点紧张 教练险些失眠

本报特派记者 王向娜

中国队队员臧嘉亮在比赛中。 新华社记者 龚兵摄
2月10日,2014年索契冬奥会男子冰壶循环赛展开第一轮争夺,刘锐、徐晓明、巴德鑫、臧嘉亮组成的中国队凭借漂亮的传击单局拿下3分,7比4力挫丹麦,取得开门红。

  比赛在当地时间上午展开,中国队首发阵容为一垒臧嘉亮、二垒巴德鑫、三垒徐晓明,刘锐既是四垒也是队长。丹麦队实力不差,在2013年世锦赛上曾战胜过中国队。

  中国队使用黄壶,丹麦使用红壶。开局之后中国队没有给对手留出太多机会,前三局过后锁定3比0,上半场结束中国队3比1领先。

  下半场,中国队稳住局面,并在第八局拿到3分的大分,将大比分拉开至6比2。丹麦队在后面两局未能找到机会,中国队以7比4力克对手取得开门红。

  全场成功率统计数据显示,刘锐和巴德鑫高达93%,臧嘉亮85%,徐晓明84%,全队平均成功率为89%。而对手的失误较多,丹麦队平均成功率仅为81%,有两名队员的成功率不到80%。

  刘锐赛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首场比赛有点紧张,毕竟这是冬奥会,大家都很期待,“我想这种紧张不会持续下去,能拿到首场胜利,对于我们会增加信心,对于后面的比赛也会更加努力。”。不过刘锐也表示,参加冬奥会的每一支队伍都很强,“今天我们表现不错,但未来还需要更好的表现。”

  加拿大籍外教洛克对于这场胜利也很满意,他认为队员们很好地执行了训练中的战术,希望他们能够将这种状态延续下去,“大家像一个团队一样去战斗,非常好!”不过,洛克也提到,他在赛前一晚险些失眠,“昨晚睡得一点都不好,我当运动员的时候也经常会这样,我一直在考虑还有什么需要准备,最后才勉强睡着了。”

  中国男子冰壶队的第二个对手是美国队,比赛将在当地时间2月11日18点展开。(索契2月10日电)

TOP

庞清佟健“起早贪黑”来训练

庞清佟健“起早贪黑”来训练

本报特派记者 王向娜

庞清、佟健 本报记者 白宇摄(资料图片)
索契的早上,天亮得格外晚,八点半钟太阳还未起床。而此时,中国双人滑选手庞清和佟健已经收拾好器材,回村里休息了。

  由于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都安排在冰山体育馆进行,而花样滑冰团体赛又提早到6日开幕之前展开,因此冰山体育馆和训练馆显得不太够用。8日抵达索契之后,庞清和佟健的训练时间不是在早上,就是在深夜,真称得上是起早贪黑。

  8日,两人抵达索契后晚上练了一场,9日一大早再次练了一场。

  “两天没上冰了,腿有一点僵硬,感觉冰场还可以。不过不是奥林匹克标准场,有点小。第一天上冰没太敢使劲练,主要以熟悉场地为主。”

  “第二场训练是早上7点开始的,起床比较早,感觉早上起来没睡醒,去了训练馆也只是做了单个动作,跟昨天差不多,抛跳和捻转也没敢做。这两次上冰也就是活动一下,成套组合和分段合乐都没做。”谈到两次训练的感受,佟健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。

  10日,两人终于有了在大馆训练的机会,这一次,两人练得还算全面了一点。11日,他们的短节目就要开始争夺了,当天早上,两人还能有一场冰上训练的机会。

  四天的训练计算下来,还真的不是早就是晚。

  “训练是少了点,来了之后我们也跑了两次步。”佟健介绍说,他和庞清只能通过跑步的方式保持体能。

  当地时间10日下午,赛前抽签仪式举行,庞清和佟健作为世界前八名的选手,被分在最后两组出场,最终两人抽到了最后一组的第三位,彭程和张昊则是第一组的最后一个出场。

  “这个签位还不错,并且分在最后一组,还有一个好处,明天早上训练的时间会稍微晚一点,最早的一组训练安排在早上6点半,运动员5点就得起床。”佟健说。(索契2月10日电)

TOP

发新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