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 12
发新话题
打印

心外无物,心内无人

TOP

刚才温习到方志远教授讲的卫青霍去病打匈奴,前几天早上骑摩托车的心情又在胸中盘旋,忍不住上来打打字,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不吐不快吧。

今冬以来,都是晚上游泳,不论雨天晴天,这一点对我而言,已经不足为奇,并打算在这个冬季一直坚持下去,它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安静地游。游泳是一个身心同练的运动,能静,实现修心。但现在有一天会例外,因为周六的《非诚勿扰》,从本月6号起,播出时间由原来的9点多提前到8点半,所以,为了两不误,周六这天可以提前到天黑之前游,即使是这样的变化,仍未能“打动”我。

此时要聊的,是前几天早上低温阴雨天气骑摩托车的感觉太刺激了。风越冷越让人兴奋,这个自然。而兴奋之中夹杂着的另一种得意,是自己将泳镜的防雾功能应用到摩托车头盔的试验获得成功!

摩托车全盔,在快车的时候会有一丝丝空气窜进“室内”,内侧不起雾,但在慢速起步时,在停车等红灯时,呼出的人气会形成雾气挡住视线,因此,之前的做法,车起动后没事就加速,停车时揭开面罩,轻松解决雾气。

问题出在雨天,罩外雨点挡住一部分,如果车开快的话,里面的雾气还是能消除,外面的雨点尚不构成威胁,可就是有一次,也就是上周末的雨中骑车过程,雨点还是原来那样遮挡,而“室内”的雾气加重了,视线不清,只能减速,结果是车越慢雾气越重,只能开一段就伸手到“室内”抹一抹,但揭开头盔的面罩,冷风夹寒雨吹打脸面的感觉更不好受,在“抹”与“冷”的交替动作中,逼出一种潜能:在头盔内侧涂防雾剂!因为,那种头盔的蒙陇感,太象泳镜未涂防雾剂的感觉了。

象泳镜那样,也是提前一晚涂抹头盔内侧。第二天早上,刚好是入冬以来气温最低、又兼下雨的天气,呵呵!车子走在公路上,镜片外侧仍是雨点不断,但可以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,视线清晰得跟没下雨一样,车速自然就跟没下雨一般。而身上感觉到的冷意,自然更深些,心下的得意,却是越来越浓,哈哈,生活的好玩,总是层出不穷,看你怎么玩。

TOP

当时脑子里将出现一句话: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

象这样的恶劣天气,我本来可以换一种交通工具,或坐公交车。但是,如果一下雨就不骑摩托车,我的雨衣岂不是白买了吗对吧。人不能每天都那么安逸的生活着,得找些苦头来吃吃,要善于自找苦吃,关键一点是我在吃苦的过程中,尝到快乐,比如冷夹雨的时候不在家里待着,偏要去游江,而且不在白天游,偏要等天黑才游。

回想一下自己能在天黑之时游冻江,应该是多年修练才有的成果,我应该巩固这个成果,才对。

开饭。

TOP

昨晚创今冬以来出游时间的历史新低,9点出门10点回到家,到江里“捞了个面”。

尽管昨晚可以以有事为由不游(是不是有点绕口),已经9点啦,不游,也说得去过,要是搁以前,肯定不去了。但是今冬一段时间以来暗游的历练(够得上历练这么高档的说法吗呵呵),积蓄了一点惯性,去。

游上岸后穿好衣服步行到自行车之前,身体与衣服之间略有微凉之意,仿佛夏秋之际的阵阵凉风让人畅快,根据以往的经验,游过之后出现这种感觉,是运动量拿捏得合适的标志:不凉量不够,冷了是过量。

经过昨晚的时间突破,貌似胆子又壮了些。其实冬天游泳最大的坎是心理坎,是出门之前收拾装备时的心大心小。不游,可以有N多理由,而再多的理由也抹不掉潜意识里的那一丝丝遗憾。一旦跨出那一步!游了,啥事都没有。

做就做了,有什么了不起?

[ 本帖最后由 平湖秋月 于 2018-1-23 09:33 编辑 ]

TOP

 19 12
发新话题